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283章 山月不知人间事

作品:山河多娇|作者:流年书柬|分类:历史穿越|更新:2020-04-03 08:37:31|下载:山河多娇TXT下载
  在后世的许多人看来,魏国的最后一位诸侯王南宫予,也算得上是一位传奇人物了。而他的传奇,却并不是来自于因为他曾经是一位诸侯大国的王者。恰恰相反,他被称为传奇的经历,是在其成为赵国的阶下囚和俘虏之后。对于一位诸侯王来说,这本来是一件极其不幸的事。然而,身为灭国之君,却恰恰成全了这位魏王。不得不说,人生际遇,祸福无常,谁又能够抵得过宿命的安排呢!

  当然,现在的魏王,还无法预知他自己的将来岁月会经历些什么。大梁宫内,他心里只有无边的愤怒和悔恨。

  这位野心勃勃的大国诸侯,在从前的时候,恐怕做梦都想不到,有一天他会成为敌军的俘虏,而且是在一种绝对意想不到的情况下。这让他感觉到特别憋屈,又特别难受。但一切都已经无法挽回。当赵军的马蹄踏碎大梁城的晨梦,那支浑身带着远方征尘和铁血气息的军队从天而降的时候,魏王和他的大臣们便明白,大势已去,悔之晚矣!

  魏国王都大梁,作为天下名城之一,自然不是那么容易好攻破的。就算是当年秦、魏交恶的时候,秦国大军连战连胜,几乎就要逼近大梁城了。可是,他们终究功亏一篑,让悍不畏死的魏国人给赶出去了。

  魏国人素来以刚猛难敌著称。这个在历史上与赵国渊源颇深的诸侯国,本来是赵国最好的盟友。而与秦国却是战争不断。但从几十年前的上一代魏王开始,他们便与赵国逐渐疏离,以至于刀兵相向了。而这背后的最主要原因,就是天下大势的变化,以及秦国人的挑拨离间所造成的。

  日益强大起来的秦国,是绝对不会容许魏、赵之间保持友好局面的。许多年来,他们的谋臣想尽一切办法破坏这两个当世大诸侯的关系。其卑劣之处,简直是无所不用其极。尤其是后来的武平君慰武子,他给秦王献上的“厚赂离间”以及“远交近攻”之策,在金钱开道和军事威胁之下,几乎令天下大半诸侯入其彀中。而最终,他们如愿以偿了。

  在这世间,任何一个具有了野心的诸侯王,都不会甘于现状。魏王自然也不例外。他听信于王廷一些重要大臣的建议,与秦国开始建立起互相利用互相帮助的战略关系。两国之间日益亲密。而与赵国这个曾经的好邻居好伙伴,却反目相向,成了仇敌。

  本来,这种为了利益而改变的关系也不算什么。如果机会来临,说不定还能重新修好。可是,当魏王最喜爱的儿子死在中州洛河渡口以后,似乎两国之间的关系就再也没有办法恢复到从前了。南宫且的死,魏王和王族内部全都把这笔账算到了楚江眠头上。他立下誓言,必杀此子,为南宫且报仇!

  所以,魏国这次不惜出动八万魏武卒的精锐力量,就是抱着灭赵国之志而去的。而严虎上将军的一路势如破竹无往不胜,更是让魏王看到了即将成功的巨大希望。可以说,最近一段时间以来,他随时都在准备着接到魏国大军攻破龙城的消息。他甚至已经提前草拟好了王令,龙城大捷之日,便是严虎赐爵进位之时。

  然而,老天爷就像是要故意跟他开个玩笑似的。龙城的捷报没有盼到,却等来了赵国骑兵!

  那一天,魏王的心情本来很不错。来自赵国最新的军情表明,魏军破龙城只在旦夕之间尔。南宫予为此传令,让他的一些心腹大臣进入大梁宫来,他要举行盛大的宴会,来犒劳一下这些最近一段时间出了不少力的臣子们。

  这样大规模的军事行动,可并不是只管派将士们出去打仗那么简单。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,一场战争的顺利进行,少不了整个国家上下方方面面的配合协调。换句话说,魏武卒在赵国疆域内的一路胜利,除了将士作战勇敢之外,后方的供应和动员能力,却是缺一不可。

  接到魏王亲自邀请的这些大臣,自然都非常高兴。他们都是这个国家的重要人物。如果他们坐在一起,那么便能够决定魏国的许多事情。这段日子确实也非常劳累,现在前方即将大功告成,他们也总算可以放松一口气了。而如果只是进宫去吃吃喝喝品尝美味的话,却不必做其他准备,只好好的穿戴整齐去赴宴就是了。

  带着这样轻松心情的几十个大臣从大梁城的不同方向而来。他们走出各自府邸的时候,正是暮色刚刚降临时分,大梁城上空想必不久之后就会升起明月。想那月光笼罩大梁宫的琼楼玉宇,在王宫大殿上一边饮酒祝贺,一边观赏宫中那些妖娆舞姬的歌舞,一定会有特别的滋味吧?

  魏王好女子,宫中多美色。每次宴会都会有数十上百的美人伺候。而这位诸侯王酒性大发之际,除了喜欢赏赐宝物之外,还经常会以美人赐给臣子,并且习以为常。这就让许多大臣心存侥幸,非常希望这次好运会落到自己头上来!

  而事实上也果然没有让他们失望。这位非常好面子的魏王,犒劳他们的酒宴极其丰盛。各种珍馐美味自然不必多说。就只是大梁宫中的美酒,便是世间不可多得之物。

  虽然是初冬时分,但大殿之上却温暖异常,这些木质结构的宫殿,凝结了这个时代建筑师们的高超智慧。不仅冬暖夏凉,而且通风效果极佳。就算是许多人聚集在里面,也一点儿没有拥挤嘈杂的感觉。宫廷琴师弹奏出古雅的乐曲,在这庄严而不失活泼的气氛中,魏王敬酒三杯,大家一起致谢后,都满心欢快的饮下。

  “大王钦赐的美酒,真是绝世无双的人间美味呀!老臣今晚有此口福,也算是不虚此生了。”

  担任上大夫的申父十分感慨。他虽然说的是杯中的美酒,但究竟意指为何,却是谁都听得明白。随后,有不少人发出唏嘘赞叹之声。而魏王却只是淡淡一笑,略带得意的说道。

  “上大夫和诸卿不必如此。不过是区区杯中之物而已,何足珍贵乎?……呵呵!你们知道吗?这一批美酒,却是不久之前刚从赵国运来的。它们都属于严虎将军和魏武卒的战利品!据说,这种酒是赵国的特产,刚刚出现在世间不久。这些赵国人干别的事不行,最近几年出产的一些稀奇东西倒是不少。就像是这种美酒一般,确实是世间少有。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酿出来的。我已经命令人去告诉严虎将军了,让他们务必探寻到酿造方法,到时候我们魏国自己酿造,岂不是要多少有多少了吗?”

  “大王英明啊!赵国既然就快要完蛋了。那么我们可不能客气。可不光是酒啊!听说他们还有出产的新茶,细白如雪的食盐,先进的纺织技术,以及最新式的弩箭……许许多多的好东西,到时候都应该让魏武卒一股脑的运回大梁来呢!”

  有大臣立即随声附和,并且振臂高呼,提醒魏王。南宫予一边点头,一边得意地大笑。君臣尽欢,酒杯不断,大殿上下,都是高谈阔论之声。如此良夜,自当做长夜之饮,才能尽兴。

  魏王笑的眼睛都快睁不开了。这些事还用其他人多说吗?到时候连整个赵国都会划入大魏的疆域,何况在那片土地上的东西呢?想到不久之后就会拥有这些无尽的财富,在酒意的作用下,他的心中又不禁火热起来。

  “今天夜里一醉方休,侍卫官,不许有人不醉离开!”

  赵国的酒果然既醇厚又甘烈。魏王明显有些失态了。他红着脸膛大声发出了命令。大多数人轰然应诺,然后气氛便变得更加热烈起来。这样的场合并不常有,自然没有人不识趣地出来说扫兴的话。即便是有几个大臣感觉到这样有些不妥,但他们也只是暗自摇了摇头,然后便随波逐流,继续歌功颂德起来。

  山月不知人间事,只管一轮升玉阙。余音绕梁不绝,美人霓裳开场,大梁宫中的盛世繁华场面,只是一场权力的欢庆,却与外面的普通民众无关。整个大梁城,渐渐沉浸在夜色中。而那些劳苦了一天的民众,也终于得到暂时的休息。他们放下了生存的艰辛,也不再忧心于还没有交完的赋税,即便是在这初冬的夜里多年布衾冷似铁,也都沉沉的进入了梦乡。对于这些劳苦大众来说,也许只有在梦里才能够得到轻松吧!

  而就在这天夜里的三更过后,大梁宫里盛宴正酣的时候,有一支不知从何而来的骑兵部队,就这样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大梁城下。皓月当空,星斗四垂。在这无边的星月之光笼罩下,骑在一匹骏马上的赵王楚江眠抖了抖身后的披风,似乎抖落了满天星光,也抖去了一身征尘。

  “那么,这就是大梁城了吗?”